郭德纲拍电影垃圾,跟我德云社有什么关系?

娱乐
3阅读

如果问起中国第一女团,那么单飞解约都拆不散的真·时代姐妹花SHE势必首当其冲。

但当谈起中国第一男团的话,仿佛还没有一个一骑绝尘的名字能在其中特具代表性。无论是古早男团小虎队,还是相爱相杀的飞轮海,还是靠选秀打造的那些以塌房为第一生产力的诸如至上励合、R1SE、UNINE等糟心男团,很难在其中挑出个一来。

如果排除偶像歌手这个定义,或许只有德云社可以派出一战。

1996年,刚刚从天津来到北京的郭德纲,与张文顺、李菁成立了“北京相声大会”,也就是德云社的前身。

张文顺为郭德纲定下了“云鹤九霄、龙腾四海”八个字的辈份谱,以老戏班的形式定下了德云社的体系。

郭德纲于2002年开始了与于谦长达20年的合作,德云社在广德楼戏园挂牌演出。

2003年,“北京相声大会”转场至天桥乐茶园,正式更名“德云社”,也逐渐推出了第一代红人何云伟、李菁和曹云金。

2004年开始,郭德纲也逐步开展了自己的荧屏生涯,首先与安徽卫视达成合作,主持了《超级大赢家》《剧风行动》等综艺节目,并出演了一系列电视剧。2006年又在北京卫视主持《星夜故事秀》。

而德云社刚刚在全国打响名头后不久,郭德纲就碰到了第一个坎。

2009年,彼时依靠着网络刚有了“非主流相声演员”名号的郭德纲,为了让何云伟、李菁接棒主持《星夜故事秀》,与北京卫视结下了梁子。

随后,又爆发出了北京卫视记者闯入郭德纲家中被郭德纲徒弟李鹤彪殴打的事件,北京卫视号称要联合全国卫视封杀郭德纲。何云伟和李菁、曹云金等人也先后出走。德云社的票务一时间数据跌到谷底。

德云社也从2010年8月9日起,暂停了包括天桥德云社剧场、三里屯剧场、天桥茶馆、广德楼剧场在内的所有驻场演出,整顿自查一个月后方才重新开张,郭德纲率领德云社全班弟子,向观众作揖致谢,并通过调侃于谦“毒誓不退社”来讽刺先前于危难时离开的那些弟子。

与北京卫视的风波并没有阻挡郭德纲与德云社的脚步,从2011年开始,郭德纲与江苏卫视、湖北卫视、东方卫视先后展开合作,掀起了国内卫视一阵喜剧类节目的热潮。又在北展剧场不断拓展相声舞台演出的新形势,同时展开了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多国的巡演。

而在此期间,郭德纲也在不断地尝试着通过其他艺术形式,来推广自己和德云社。

然而郭德纲在这里也走了一趟弯路,那就是电影。

如果说快乐家族的出演与客串,是华语电影低分的一大风向标,那么有郭德纲与德云社艺人出演的电影作品,也不遑多让。

郭德纲早年客串过不少经典老片,比如赵本山主演的《落叶归根》里那个劫匪。

但你翻开郭老师电影演员履历表,最高分的主演作品,也就是豆瓣5.3的《越光宝盒》。

在这部继承《大话西游》,以恶搞吴宇森战争电影《赤壁》为核心的无厘头喜剧中,郭德纲扮演“曹操”。

相信曹操本人看完这部电影以及郭德纲紫纱露肩、长发及腰的形象,也会由衷地赞叹一句“艹”。

虽然《越光宝盒》的无厘头程度依旧超出人类的接受范围,但是针对其恶搞的那些经典、知名电影,《越光宝盒》还是有一定的还原度,虽然愚蠢但是作为茶余的笑料也尚可一观,“屎还好装,尿最难装”之类的台词也确实有一些喜剧效果。

但是郭德纲和刘镇伟合作的第二部电影《大话天仙》就着实令人头疼了。

该片改编自古典名著《水浒传》中“武松杀嫂”一节,由孙俪扮演“金凌”、郑伊健扮演“毛松”,而郭德纲则反串出演反派“赵夫人”。

延续了放浪版“曹操”的风格,郭德纲在其中的演出依旧处于人类难以接受的范畴。

片中的郭德纲,盯着蜘蛛精为石矶做的头饰、画着橘红色的眼影、裹着红色的长纱,还和郑中基上演吻戏,要么大笑、要么大叫,要么大笑起来被人泼尿,可以说是“屎尿屁喜剧”的新一代宗师。

而反串也一直是郭德纲和于谦这对相声cp在喜剧电影上的劝退法宝,在郭德纲自己担任导演、男主角的《三笑之才子佳人》中,于谦就反串了华夫人一角。

在这部德云社自己的电影作品中,相声舞台式的表演方法,和粗制滥造的场景美术,造就了一台情景剧式的闹剧,也许放在综艺舞台上还能令部分观众一笑,但是放在电影银幕上就只能令人“三哭”了。

郭德纲自己不行,郭德纲的徒弟在电影上的表现也没有好到哪去。岳云鹏通过综艺节目走红之后,也主演了不少电影作品,相比于师傅,岳云鹏的履历稍微能看一点。

除了和师父合作的《欢乐喜剧人大电影》《相声大电影》等一望便知就很一般的作品外,岳云鹏在《送你一朵小红花》《我和我的家乡》《缝纫机乐队》中还是贡献了几个能给观众一些好印象的出演。

但是总体上,岳云鹏还是非常有乃师的风范,在《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中,岳云鹏出演邓超和杨洋的哥们“猪头”,与柳岩扮演的“燕子”有一套不能“共贫贱”的都市爱情戏码。

在这部影片里观众留下的最深记忆,还是岳云鹏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追在出租车后面大喊“燕子”,在观众被整出矫情的爱情戏折磨到已经无聊透顶时,看及此节,还是能调节出一点无厘头喜剧的乐趣来。

而在郭德纲自己导演、2018年公映的《祖宗十九代》中,师徒二人可以说将自己在喜剧电影上的糟糕才能发挥到极致。

电影讲述一个青年作家穿越了十九代祖宗,给自己为什么长得丑找基因溯源。凌乱、单调的故事节奏搭配上一众客串明星毫无统一的表演风格,让这部贺岁喜剧电影的喜剧部分变得非常低级而无趣。

最终虽然还是敬佩郭德纲与岳云鹏双双自嘲容貌的心理能力,但是基于对外貌嘲讽而建立起来的喜剧包袱,也着实老套且令观众不适。

如果说德云社还有谁在影视行业的表演是有希望的,那可能还要算郭德纲的老搭档于谦和儿子郭麒麟了。

于谦在2019年主演了电影《老师·好》,这部以怀念青春与师生关系为核心的电影,得到了一个尚可的评价,于谦也籍此拿回了一尊奖杯;

而郭麒麟在《庆余年》《赘婿》中的表现,摆脱了德云社一贯以来过于舞台化的表演套路,与其他学院派教学出身的演员搭配得当,在爱情桥段中还能贡献出苏点,在大咖云集的阵容中也能表现出自己的亮点来。

如果说郭德纲还想继续保持着良好的观众口碑,不如选择放过电影,坚持自己熟悉的剧场与曲艺艺术。

近年来随着《欢乐喜剧人》《笑傲江湖》等节目的不断发酵,以及在网络综艺、短视频等等不断的推动力,德云社先后捧红了张云雷、岳云鹏、孟鹤堂、秦霄贤、郭麒麟等一批新艺人。

自2018年始,《偶像练习生》《创造101》走俏,爱豆元年开启。德云社的相声剧场演出中,也不断涌现了灯牌、荧光棒、粉丝应援等偶像演唱会上才会出现的场景,饭圈文化也逐步渗透到德云社的圈层中。

从“不能直呼其名”的张云雷粉丝发言,到“盘他”梗在抖音中逐渐流行。

仿佛,德云社越来越有点脱离那个曾经的“非主流相声”世界,让张云雷走红的“一条成名”、民谣版《探清水河》也和观众们所熟悉的那个传统曲艺越来越远。但艺人与粉丝之间的互动,配合上德云社相当传统的老戏班式教学、培训、演出形式,反而与传统的天桥曲艺文化更为接近。

在曾经四九城前门外的天桥里,艺人与观众之间,并没有距离与阶级差距。

德云社的成功,实际上也是郭德纲尊重观众的核心思想顺水推舟而就的。

从德云社成立之初,郭德纲就奉行着“相声艺术要生存、要发展必须回归剧场。民间艺术离不开生存发展的土壤,相声演员必须走近观众才能得到水乳交融般的互动”的理论。

相声与曲艺艺术相对于芭蕾舞、歌剧、昆曲等等中外高级艺术,本身就是从民众中来、在观众里产生的一种“民俗”文化。

虽然在传承中,也出现了相当一部分的问题,比如旧日相声中的“俗”有时候确实非常低俗和没有底线。

在德云社的演出历程中,2014年就曾经有过因为过于低俗被批评,而2019年更有因张云雷等演员在演出中调侃大地震、京剧界前辈过度等过于出线的话题遭人抨击。但德云社也能够及时开展“净化舞台、抵制低俗”的反思与自我纠察。

在德云社出现以前,中国相声的传承其实已经面临着断档,观众的记忆里依旧是老一辈艺术家和春晚的语言类节目单。但是德云社,真正让传统曲艺从文化名词变回了真正有实用性的娱乐项目。

走进德云社的剧场里,你能感受到中国千百年来百姓中的人情世故,你也能感受到说学逗唱、戏曲话白等等从小稳扎稳打练出来的艺人技能,你能感受到喜剧的快乐,更能感受到你作为观众老爷得到的尊重。

如果德云社不成功,才真正令人疑惑。

就像《大实话》里唱的,“要说亲,观众们亲,观众演员心连着心”。在德云社的发展史中,我们可以一直看到,郭德纲把观众视作“衣食父母”。

无论是普通演员还是已经拥有了明星光环,无论是影视还是舞台,所有的艺人都应该明白,自己的事业,是依托于观众与粉丝的观赏而形成的。不尊重观众、轻视粉丝的行为,永远是自毁前程,再好、再小众的艺术才能,也需要有受众来欣赏才能成为艺术。

要真正地把观众当作“衣食父母”,不要让粉丝的“妈妈爱你”成了一句空话。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