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过载的网易云音乐亏了70亿,上市有价值吗?

科技
14阅读

本文系深潜atom第244篇原创作品

网易是制造社交传播的高手,如果哪一个年份,朋友圈没有被网易的传播创意刷屏,那肯定是不完美的。

你要毫无保留的赞美,并且要显得足够真诚,那么你就需要一些辅助的素材和手段,它们是重要的依据。可以是色彩、声音,要让用户自己做选择,无所谓对错,但看上去要完全自我掌控。那么他们对于分享这些溢美之词就没有了任何心理负担。哪怕是绿色。

其实这一切都是巴纳姆效应,它是指人很容易相信一个笼统的一般性的人格描述,并认为它特别适合自己并准确地揭示了自己的人格特点,即使内容空洞。

以上是网易制造爆款的核心逻辑。但借着这波五颜六色的烟雾弹,更重大的消息是网易云音乐要上市了。之前传出网易云音乐要被QQ音乐收购的消息,但天不假年,虾米音乐被高晓松玩残后选择了战略性关闭,在反垄断的形势下,网易云音乐和QQ音乐合并完全无望了。网易云音乐上市,就显得有点不得不干的意思了,要不一直叫好不叫座,难以为继。

招股书显示,上线8年的网易云音乐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8、2019、2020三个年份,网易云的净亏损分别为20.06亿元、20.16亿元、29.51亿元。以丁磊的务实,显然接受不了更长久的亏损。

01

功能超载的网易云音乐

网易媒体板块的产品,除了以“黄易”著称的内容调性,最具有特色的就是用户评论的运营了。这种传统技能,自然也平移到了网易云音乐上。网易云音乐问世之初,用户普遍的评价是这是一款良心产品,代表了网易做产品的能力。但到今天,这个评价早就开始打折了。因为版权的限制,能听的歌曲越来越少。

据说当初陌陌上市后,丁磊震怒,做足了“真小人”的报复。网易也有花田这样的产品,但都渐行渐远渐无声。始终都没有办法跻身到和陌陌同样的量级。现在打开网易云音乐,它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音乐软件了,在经过了评论侵蚀的社区化,想用电台和歌手入驻来缓解版权的运营策略乏力和失效后,网易云音乐已经滑向了秀场直播的泥淖。

虽然招股书显示,网易云为独立音乐人开发了一套工具,可在职业发展的关键方面使用。截至2020年底,网易云音乐已为超过23万名注册独立音乐人提供服务。但无法回避的事实是,用户歌单的“灰度”却在大面积加重。版权成了最卡网易云音乐脖子的硬茬。

△网易云直播

深潜atom一直在强调一个观点,那就是在短视频兴起的道路上,除了抖音跟进了快手,其他家基本都没有认真的跟进过,而等到抖音的势头起来之后,才开始了追赶。网易也是这其中的一份子。在微博大战中,网易微博是最早撤退的。基本在那之后,除了易信对微信的追赶,网易就没有任何产品上扩展的兴趣了。

无论是游戏,还是在线教育,这些都是赚钱的业务。网易从中国互联网的先锋,慢慢的蜕变成偏安一隅的小农。在这种思维的主导下,网易云音乐越来越成了“四不像”——工具不是工具,社区不是社区,直播不是直播,社交不是社交,每一个火的产品方向和形态都沾一点,但都用力不深。

02

在内容上自废武功

是丁磊和网易的短视

内容能力,是中国第一代互联网公司最核心的能力。在网易游戏没有爆款推出的日子里,大家对网易的认知主要来自网易的内容。但在有了网易严选等产品后,网易基本就把媒体当成了现成的流量工具。

网易的风格,常常被美化成佛系。但佛系的一体两面,其实就是迟缓和懒惰。在游戏业务之外,网易基本没有新的增长引擎。在线教育如此火爆的背景下,很早就进入在线教育的网易,也没有更多的动作,反倒是从网易离职出去的创业者,分隔了K12的大部分份额的蛋糕。

当头条、百度开始大规模延揽内容人才时,网易却很小气的放任内容任意东西,业界之前普遍看好的工作室模式,现在也很少被提及了。网易媒体业务,在销售主导的路径下,做内容的氛围已经越来越稀薄。

但无论是当下如火如荼的直播,还是短视频,底层的核心逻辑和基础,都是内容。无论市场怎么强调技术和算法,都离不开内容的底子。但网易就是在所谓的佛系中,丧失了战斗的锐气。

△人格颜色检测

以云村为例,这个许多年轻人袒露心声的自留地,也成了流行梗的发源地。感伤内容让网友戏称其为“网抑云”,这次的“人格主导色”测试也延伸出网友的玩梗“你是乐色”“你是好色”。但却形成不了自己体系内的二次传播,只能沦落为社交平台内容的投喂者。

尽管在招股书中,网易云音乐宣称:营收方面2018-2020年,营收总额分别为11亿元,23亿元,49亿元,连续两年增速超100%;月活人数增长方面2018-2020年,分别为1.05亿,1.47亿,1.81亿,同比增速为40%和23%;在线音乐服务月付费用户增速方面,2018-2020年,分别为420万,863万,1600万,同比增速为105%、85%;2020全年以8.8%的付费率成为行业第一,同期TME(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旗下包含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和全民K歌)的付费率为7.7%。但这些数据解决不了一个最直接的问题——网易云音乐靠什么赚钱,它清晰的商业模式是什么?它的想象空间在哪里?

易观分析互娱行业分析师廖旭华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就表示,网易云音乐的招股书并不常见,市场竞争优势的描述没有出现在sumary的第一段并且很少,这是网易云在刻意淡化市场竞争的描述,TME的体量和业务规模都大太多了。不是网易云音乐挖几处墙脚就能改观的。

招股书中暂未披露网易云音乐的IPO定价及募资目标,但此前有消息称,网易云音乐最高发行价定为330港币/股,计划通过此次IPO募资70.36亿港元。那么,面对这些叫好不叫座的数据,这个融资规模,凭什么?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